lim柠檬

话唠严重,懒癌晚期并发拖延症…… 长情玻璃心亲妈属性

【枢零】荣光(脑洞,慎入)

被传染了脑洞写作大法
也来丢个脑洞23333
个人恶趣味是傻白甜或又黄又虐,很显然枢零是后者~

以下是脑洞:

零是骑士团团长
枢是敌国的王
零在战场上是征国之剑,所向披靡
枢是温柔又反复的君王,如狐狸,能规避所有陷阱,如狮子,能威慑狼群
两国开战,枢零在战场相遇
枢有听说过零的名字
在战场上交手后也特别欣赏零
战争白热化阶段,零被自己的王背叛,被俘
枢对零怀有一种既欣赏他又想毁灭他的微妙感情,而零对他的冷漠更是激起君王的征服欲。
试问谁不想上哭淡然又坚强的美人呢~(不)
枢对零秉承要么拉拢一个人,要么就击垮他的君王行事准则
零自然是不会被拉拢的,那么就只有被击垮了
于是在零被折磨得非常病弱之后,枢又心疼
“我目光流连注...

查看更多

【及岩】碎碎念和一篇千字老肉文

快速浏览了一遍之前写的及岩文,我真的是好喜欢描写我们阿徹的长相哦,而且最喜欢写阿徹笑了。每一处都透出痴汉感23333

岩泉有些受不了,视线错开他往窗外看。窗子正对着围墙,围墙和窗子间有一株不高的银杏树,枝干泛白,树叶泛黄,冠顶洒上落日的橙色。少许光落进屋内,刚好到面前人的发尾处,棕褐色的柔软头发,发尾微微上翘,连同那人的长睫毛和嘴角都是令人喜欢的微微上翘。

……

及川也不敢继续,乖乖地抬起头,眉眼弯弯对着岩泉笑,讨巧地撒娇。

              ...

查看更多

【链接失效的应该都补上了】

链接应该是都补上了……  
这么时不时挂真的是个大麻烦啊……
我有时候很久都不看老斧头……

哪天整理个文包吧……

查看更多

【及岩】不如闪烁

*一篇很小清新(?)的ABO文
*创作歌手徹×摇滚乐队主唱岩

said A

岩泉一大概是很清楚一个人的决心是能有多大的。
他很小的时候做过一个梦。
梦里,四周围绕着如同星光一样闪烁的圆胶状体,感觉像是置身宇宙深处的墨蓝色星云里,却又没有身处太空的漂浮感,梦境安定得就像母亲的子宫一样,充盈温暖的液体。他知道他是在深海里,有潮汐的声音和海水挤压的汹涌。围绕他的小小的发光体们是深海里的水母。他伸手捕捉它们,把最闪烁的那只握进手里。水母释放出兹兹的电流打得他手心生疼,他还是紧紧攥着,电流越来越大,他手中仿佛握了颗烧红的碳,甚至都闻到了皮肉烧焦的味道,依旧不肯放手。
岩泉醒来时手心有指甲留下的红...

查看更多

【枢零||情人节】无题

*关键词:情人节、玫瑰、血

*半架空。没有阴谋的和平背景。枢零恋人设定。

*R18 注意闪避

 

~~~~~~~~~~正文~~~~~~~~~~~

暖色灯光照亮猎人干净简洁的房间。锥生零洗完澡后坐在书桌前翻看猎人协会的任务文件,难得放松,表情比白日里看到的要缓和,加上灯光柔化,一向冷冽的脸庞此刻称得上温柔。但是温柔并没有持续多久。锥生零的眉头微微起皱,看向窗口。

“零,别一看见我就紧张。”纯血种吸血鬼悠哉地站在窗外覆盖薄雪的花架上,嘴边带着微笑。他深色的发丝和衣着仿佛雪夜中的影子,气息温文,如同一块深邃的黑琥珀。

“也许你从大门光明正大地进来我就不会把你当成哪个鬼鬼祟祟的...

查看更多

【维勇】AGAPE / EROS

*有R18部分,未成年勿入


~~~~~~~~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和大多数俄罗斯人一样流淌着激昂又浪漫的血液,热爱普希金诗选。

一切有理性的动物,都会无聊。是普希金说的。

为了不那么无聊,把自己用不确定性装填满。觉得人生应该像这样——成百上千的烟火由蜘蛛网形状的引线连接上,没有人知道接下来会升起的是哪一朵,是怎样绚烂的模样。直到它“嘭”一声在墨蓝色夜空绽放,人群里发出惊叹。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站在世界花样滑冰的最高峰上。他倾注于舞曲中丰沛的情感让整个滑冰场都变得如同美丽富饶之境般,而他自己内心的某些领域却还是穷乡僻壤。

于是,在见到那段...

查看更多

【及岩】及川家姐姐的日记(?)

*起名废

*严重的自我代入之作,写完只想说——太幸福了!

~~~~~~~

我有个引以为傲的弟弟,日本男排代表队黄金二传手及川徹。

他长得很帅,从他小时候我就知道他长大了一定是个祸害,虽然他刚刚出生的时候粉红色、皱巴巴的丑得人神共愤,但过了一个月,他就很争气地长成了我见过的最好看的婴儿,比画报和电视上的都好看。

妈妈在怀阿徹的时候,说梦见了披着樱花、身环溪水的神明,她生我之前也梦见了,所以觉得怀着的应该又是个女儿。我们都满心期待等着我的妹妹诞生。妈妈翻出了我小时候的婴儿床,我们把房间打扮得粉粉嫩嫩的,还准备了很多女婴的衣服用品。甚至连名字取好了,就叫“透”(日语发音同徹,一般用作女孩名...

查看更多

【宗凛】诱导性毒品

*ABO,年龄操作

*黑道大佬宗x富家少爷凛

*宗凛文复健


~~~~~


老旧的房屋散发出被潮湿侵入后的木材味道。松冈凛漫不经心转着手中拆开又组装好的西格玛半自动手枪。

坐在他对面的人神色轻蔑,语气也没装得有多恭敬。

“多谢凛少爷不计较,把我弟弟送过来了。”

“不用谢,不就是还你一头死猪么?”松冈凛把腿放到桌上,倒回椅背继续玩他的枪,连眼都懒得抬。

对面人咬咬牙,鼻子里哼了声,转身朝楼下走。

等木质楼梯被踩得吱呀的响声消失之后。松冈凛一改玩世不恭,兴冲冲凑到窗前看。

刚刚那个家伙在楼下昂着头拿鼻孔看人,示意松冈家的手下打开松冈凛带来的黑色轿车。...

查看更多
©lim柠檬
Powered by LOFTER